• 首頁 > 貨幣 > 正文

    中小銀行股權變更透視:股權集中化 地方國資接盤加碼

    證券時報|2024年05月24日
    閱讀量:

    數據顯示,2023年中小銀行股權變更多達百余起。今年以來,中小銀行結構性改革重組呈現延續態勢,地方中小銀行股權變更獲批的案例已近70起,此外還有央企、民企轉讓中小銀行股權案例數十起。

    近期,多起地方國資接盤中小銀行股權的案例再現。

    數據顯示,2023年中小銀行股權變更多達百余起。今年以來,中小銀行結構性改革重組呈現延續態勢,地方中小銀行股權變更獲批的案例已近70起,此外還有央企、民企轉讓中小銀行股權案例數十起。

    整體來看,上述中小銀行股權變動的一個明顯特點是股權更為集中,區域城農商行的股權集中于當地國資系,村鎮銀行的股權則集中于主發起行。

    具體而言,有國企因聚焦主業而逐漸清理區域銀行股權,也有民營企業因自身業務調整退出地方區域銀行股權,而上述股權受讓方多為地方國資,此外還有地方財政無償將所持區域銀行的股權劃轉給地方金控平臺。與此同時,伴隨中小銀行改革化險監管導向的落實,主發起行為提高主體責任,也紛紛主動增持村鎮銀行。

    地方國資加碼接盤

    今年5月中旬,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浙江監管局文件顯示,該局同意浙江柯橋轉型升級產業基金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轉型升級公司”)受讓精功集團持有的紹興銀行2.88億股股份以及紹興眾富控股持有的該行3463.2萬股股份,受讓后轉型升級公司持有紹興銀行的股份比例為12.94%,將直接躍升為第二大股東。

    此前,上述兩家轉讓方所持有的紹興銀行股權出現股權質押情況。其中,精功集團曾是“民營企業500強”,但在2000年前后宣布破產,此后這家公司所持有的多家銀行股權被司法拍賣或質押。

    在上述案例中,轉型升級公司是當地國資系企業,由紹興市柯橋區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全資控股,實控人為柯橋區財政局。

    轉型升級公司增持當地區域銀行早有行動。在增持紹興銀行之前,轉型升級公司剛于今年2月份受讓相關股權,成為瑞豐銀行第一大股東。2023年12月,紹興市柯橋區國有資產投資經營集團將全部股權約1.35億股轉讓給轉型升級公司,占紹興銀行全部股權比例的3.82%。

    2024年以來,多家央國企陸續掛牌轉讓所持的中小銀行股權。例如,中糧集團、中鹽青海昆侖堿業有限公司、中國航空工業集團、中煤集團山西華昱能源有限公司、中國機械工業集團子公司經緯紡機、海南港航控股等企業掛牌所持金融機構股權,其中涉及徽商銀行、青海柴達木農商行、江蘇寶應農商行、山西山陰農商行、西藏銀行以及海南銀行等銀行股權。

    這一輪央國企轉讓地區銀行股權從2023年年底就呈現加速態勢。這是因為2023年9月國務院國資委頒布《國有企業參股管理暫行辦法》要求央企聚焦主責主業,退出與國有企業職責定位嚴重不符且不具備競爭優勢、風險較大、經營情況難以掌握的參股投資。

    在此背景下,央國企近期加速轉讓所持有的金融股權,被出售的金融股權主體大多為地方中小銀行和中小保險機構,也有券商、信托、租賃公司等金融機構。例如,在2023年,中國大唐集團財務有限公司轉讓所持的富滇銀行股權,本鋼集團掛牌轉讓所持本溪銀行股權,一拖股份的控股子公司一拖柴油機掛牌轉讓所持的中原銀行股權,以及彩虹集團掛牌轉讓西部信托股權、中國船舶工業集團轉讓華泰保險股權。

    盡管原因多樣,上述案例的共同特點是區域銀行的股權趨于集中在當地國資系。

    股東資質受到考驗

    值得一提的是,當前區域銀行股權轉讓并不容易找到接盤方。

    從中小銀行本身業績看,由于銀行業息差收窄、營收下滑、分紅不理想以及區域銀行上市進程近乎停滯,當前股權接手方并不多見。甚至還有部分中小銀行股權掛牌轉讓多次遭遇流拍。

    同時,疊加監管部門對銀行股東資質的核準、接盤方需要龐大資金量等因素,地方國資成為區域銀行股權接盤較為積極的一方。

    在股東資質方面,去年就有浙江淳安農商行、臨沂河東齊商村鎮銀行、寧夏彭陽農商行的股權變更申請遭到監管部門否決的案例,均與擬受讓方的財務資質未達要求等因素有關,例如凈資產占全部資產比例、權益性投資余額占凈資產比例等資質有關。

    除前述區域銀行所在地區的國資主動出資接盤的情況外,還有部分中小銀行股權轉讓為無償劃轉,大多是由國資或地方財政無償劃轉至當地相關平臺。例如,今年5月經監管批復同意,西藏國有資本投資運營有限公司將所持有的西藏銀行2.37億股(占總股本的11.86%)無償劃轉給西藏自治區財政廳;今年3月經監管批復同意,杭州市財政局將持有的7.03億股(占總股本的11.86%)杭州銀行股份轉讓給杭州市財開投資集團。

    村鎮銀行發起行股權進一步集中

    在股權變更獲批名單中,村鎮銀行最為多見。村鎮銀行是中小銀行改革化險工作的重要一環,由于村鎮銀行數量眾多、分化明顯,其結構性改革重組的模式也是最多的。

    今年4月份以來,安龍興龍村鎮銀行、晴隆興安村鎮銀行、重慶巫溪中銀富登村鎮銀行、河北豐寧中銀富登村鎮銀行、龍川融和村鎮銀行、珠海香洲興福村鎮銀行、青島膠州中成村鎮銀行等村鎮銀行的股權變更事宜陸續獲批同意。數據顯示,2024年以來,村鎮銀行股權變更的案例更是多達數十起。

    村鎮銀行股權變更多為主發起行增持,出讓方多為當地企業或自然人股東。例如,今年浙江溫州龍灣農商行從多名自然人股東手中受讓了九江恒通村鎮銀行等3家村鎮銀行的股權。

    再如,今年1月,瑞豐銀行公告稱,已受讓嵊州瑞豐村鎮銀行部分法人股股東所持有的股份,增持完成后,瑞豐銀行累計持有嵊州瑞豐村鎮銀行的股份比例升至51.99%。瑞豐銀行表示,此次增持嵊州瑞豐村鎮銀行股份后,將進一步強化主發起行職責,在人力、培訓、資金等方面給予大力支持。

    除了被主發起行增持,還有村鎮銀行被主發起行吸收合并成分支機構,或者直接解散退出。在吸收合并中,以“村改支”最為多見,例如今年4月經監管部門同意,恒豐銀行收購重慶江北恒豐村鎮銀行,將其設立為恒豐銀行重慶大石壩支行。

    而“村改分”今年首次出現,今年4月,廣東南粵銀行收購中山古鎮南粵村鎮銀行,將其設立為廣東南粵銀行中山分行,承接其全部資產負債、機構網點、權利義務。

    ?

    編輯:高二山

    ?

    聲明:新華財經為新華社承建的國家金融信息平臺。任何情況下,本平臺所發布的信息均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有問題,請聯系客服:400-6123115

    新華財經聲明:本文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傳播矩陣
    '); }
    支付成功!
    支付未成功